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平板玩家 >请勿对号入座 我敢发誓这一切都是真人真事! >

请勿对号入座 我敢发誓这一切都是真人真事!

作者:  发布: 2020-08-06 分类: 平板玩家 阅读: 658次 

请勿对号入座 我敢发誓这一切都是真人真事! 01在解严之前

口述者:许先生,60岁,前党外人士

你们知道什幺叫党外人士吗? 不,不是蓝绿之外的、像柯P那样的家伙,而是民进党还没有成立之前、那些反国民党的就被叫作「党外人士」。

既然还没有组成政党,要如何宣扬自己的理念呢?靠的就是私下的小型聚会以及办政论杂誌了,如果你问家里的老人,也许还听过什幺《八十年代》、《美丽岛》、《前进》、《自由时代》这些杂誌,里面都是骂国民党的,反对党禁、报禁、万年国会,争取言论自由、国会全面改选、总统直选...那时还是戒严时代,基本上这些杂誌都是出一本就被查禁一本,但再怎幺禁还是有办法流通一部分到市面上,就像李敖大师写的书一样,越禁大家越爱看,而一些内幕消息如蒋氏父子翻脸成仇、二二八大屠杀、绿岛政治犯黑幕......大家也都是从这里才略知一二,才半信半疑,最后就深信不疑了。

如果不是党外杂誌这样长期的鼓吹,人们怎幺可能支持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「民主进步党」,后来国民党政府一连串的解除党禁、报禁和戒严,直选国会和总统,又怎幺可能水到渠成的被人民接受? 党外杂誌长期的宣传居功厥伟,我则与有荣焉。

那时我在国营事业上班,捧的可是铁饭碗,但实在看不惯执政者的无法无天,也认同两党政治的民主理念,所以就偷偷的投稿给这些党外杂誌,没想到我的嬉笑怒骂很受欢迎,后来就成了每期(每週)非登不可的专栏。

但我怕树大招风,被主管发现了铁定饭碗不保,却又捨不得这个扬名(虽然是用假名)立万的机会,就和杂誌那边密商许久,筹谋出了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的交稿方式。

每个礼拜一的截稿日,我要在下午五点半带着写好的稿子,来到台中的金马戏

院(专演二轮片或是準A片,在联美戏院的地下层),它有两个厅,单週在A厅,双週在B厅,有时还会对调以免太「固定」而被察觉,我进入戏院之后找左边最后面的位置,如有人就换到右边最后面的位子,如再有人就换到最后面左二的位子......

以此类推。不过戏院很小,通常人烟稀少,而且我一进来后就紧盯着入口,如果有人跟蹤马上会被我发觉。

一旦发现来人有异,我就不动声色立刻离开,宁可缺稿一期,不可贸然牺牲。好在我从来没被跟蹤过,跟着我进来的通常是我的联络人,他的手上会拿着第一百期的《时报周刊》,在我身边坐下后,大约等三分钟,他会问:「电影好看吗?」我则回答:「我想吃西瓜。」

答非所问,但互相确认了身分,我把密封好的稿子交给他,他大概再看电影(其实主要在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进来)五分钟,就先行离去,两人并不交谈,只在他临走时塞给我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项食物的名称(例如香蕉),那幺下週交稿时来人若问:「电影好看吗?」

我就要回答:「我想吃香蕉。」

联络暗语也每週变换,以免被人识破而来冒充,我们真是小心翼翼,我还要把这张纸条撕到最碎最小,然后吃......没那幺夸张啦,然后到戏院的厕所里丢进马桶沖掉。

这一切都在黑暗中进行,据说是为了让我和传信人互相看不清长相,万一有人被捕也无法供出另外一人,这些党外人士真是设想周到。

通常我完成任务后,背部早已湿透,也无心观赏正在上演的电影—除非刚好演的是準A片。

踏出戏院时天多半已经黑了,我心里怀着为台湾民主小小贡献的热情,脚步轻快的回到家里,就说下班后偷闲去看了一部电影,不论妻儿、好友、同事,都不会有人怀疑。

直到半年后我接到一通电话,对方直接叫我在党外杂誌用的假名,我一愣之下还想装傻,他却冷笑一声挂了电话,我忽然觉得全身发冷,心想「鸭蛋再密也有缝」,这下我完蛋了,接下来应该就是一连串的逮捕、审讯、刑求、监禁......第二天,蒋经国宣布解除戒严,令我如获大赦,感动流泪,真的。

 02大师发功

口述者:李警员,54岁

第一次看见大师,是在他的纪念馆现场。因为是违建被举报拆除,我们这一队保警被派到现场维持秩序,太阳又大又毒,大家恨不得早点回家,大师的信徒们却十分激动,大呼小叫的抗议,还一直指着太阳说:「光圈!光圈!这就是大师显灵的光圈,你们没看到吗?」

我一边擦汗,一边在心里暗谯:「不管什幺人眼睛这样一直瞪着大太阳,不看到很多个光圈才怪呢!」

纪念馆终于顺利拆除,大师也以诈欺罪被起诉了,因为事情闹得很大,上面就派了侯老大亲自来审讯。他很客气,笑笑的问大师为什幺到处自称有法力,吸引信徒捐献了那幺多钱之后,现在又被踢爆他那些什幺分身、显像都是造假的,这样子好像是诈欺取财没错哦。

「我真的有法力!」大师的前额已经秃了,汗珠在上面一颗颗凝结,但表情严肃认真。

「好吧,那现在这里有四个警察,」侯老大指着现场的我和三位同事,「你发功让他们坐下,我就放你走。」

我差点笑了出来,大师却认真的闭上两眼,两手交缠在一起,可能是什幺大手印之类的吧,嘴里还喃喃有词,唸的不知是咒还是经,甚至连全身都颤抖起来......看来果真是在「发功」没错,一直发到头上大汗淋漓、青筋暴露,我们四个警察当然都还是好端端的站着,只是强忍着不笑出来。

「不行!」大师用力摇头,「他们穿的是制服,不能作法。」

侯老大果然是高手,听到这种理由也没有「呸」的一声,只说:「好,你们四个

下去,叫外面那几个便衣的进来,对对,随便,找四个来。」

于是小小的审讯室里改站了四个便衣刑警,我们四个制服警察奉命退场,但都捨不得走,挤在两面镜(就是你在电影里常看到的,一面玻璃一面镜子,审犯人专用的设备,真的有哦!)前等着看好戏。

大师看看两手环胸而立的四个大汉,眼神更加坚定了,接着就闭上两眼,两手交缠打印,嘴里猛唸咒语,身体不只是颤抖,简直可以算是痉挛了......彷彿注入了毕生功力,汗水整个湿透了他的白衬衫,圆圆的白脸上发着光芒—不是显灵,是因为脸上太多汗水了,审讯室里的灯光又很强。

总之,那四位便衣刑警当然还是一动也不动的站着,他们个个面无表情,果然比我们这些忍不住偷笑的制服警察「程度」要高一点。

「我......不行了。」大师的头无力的歪向一边,大口喘气。

侯老大看看筋疲力竭的大师,再看看他们四位,轻喝一声:「坐下!」剎那之间,四个大汉倏地坐到了身后的椅子之上,甚至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连空气中,都带着一些肃杀之气。

我们真好奇这位发功屡屡失败的大师,这回还有什幺藉口好说,也打心底佩服侯老大,根本不必多费唇舌,一句话就堵住了对方的三寸不烂之舌:「好啊! 你说你真有法力,你不是诈欺,那就发功来看看啊,也没要你分身、也没叫你显相,只不过让四个人坐下而已,这你都做不到,不就承认自己是骗子、不就俯首认罪、不就可以直接移送法办了吗?」(以上是我这个小警察自己心中的OS,侯老大还是一贯酷酷的不说话,看着对方。)

「我承认,」大师低下头去,像一副洩了气的皮球,我们在外面的几个暗中叫好,里面的几位也隐隐露出微笑,没想到这幺快就能让大师认罪,这场「世纪审讯」实在太有创意、太有效率了! 但接下来却是大师抬起头来,露出一脸的佩服,「我承认,你的法力比我高。」

我们差一点全部摔倒! 他居然不是承认自己没法力,而是法力没有别人高。侯老大站了起来,摸摸鼻子,一言不发的走了,留下室内、室外,面面相觑的我们八个「被发功过」的人。

官司缠讼多年,大师先是交保,最终无罪定谳,信徒们在法院门口簇拥着他热烈欢呼,一列长长的、全部是BMW七字头的豪华房车依序开来,载走始终身受爱戴的大师,以及获得最终胜利的信众......我刚好来办点事,目睹了现场盛况,也正好听见旁边有人说:「厉害呀! 他从头到尾就是一口咬定自己有法力,而且又有那幺多人相信,既然检察官没办法证明他没有法力,法院又怎幺能定他的诈欺罪呢?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站长推荐
日本限定最强WRX STI车型 《Subaru S208》动
日本限定款!AND1经典太极Taichi霸气回归
日本限定款,FORDMustang「V6SportAppearance」现身
日本限定版熊大砂锅可爱指数破錶
日本限定贩售猫咪茶包超疗癒!超级可爱又能享受茶饮美味
日本限定迷请注意!2015年2月日本限定商品总整理
日本限定!25色SE XPERIA Ray彩壳超吸睛
日本限定!4.6吋Sony A4 SO-04G轻旗舰实机赏
日本限定!86橘色限量版和高性能套件不让BR
日本限定!JEEPCompassBlackhawk黑鹰特仕车限量发售
最近发表